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5 Apr 2012


“我要控制我自己,不會讓誰看見我哭泣,裝著漠不關心妳,不願想起妳,怪自己沒有勇氣,心痛得無法呼吸,找不到妳留下的痕迹,眼睜睜地看著妳,卻無能爲力,任妳消失在世界的盡頭,找不到堅強的理由,再也感覺不到妳的溫柔,告訴我星光在那頭,哪裏是否有盡頭……”

那夜,飄雨的天空,沒有雪,仴甴粄茬只有夜如墨,殘燈豆火裏,壟斷了那寒夜的孤寂,演繹著雨的寒撤,仍然是把自己沈浸在那些清麗婉約的音樂裏,任思念隨窗外的風翻飛,感覺心,隨妳落寞如斯的背影,被風瓣瓣撕裂……
“不想再讓妳爲我流淚,我只是這世上的壹粒微塵,盡管我在妳眼裏不見,可是,當陽光灑滿大地的時候,妳會透過光暈,看見我在妳身邊韻染,當妳仰起妳那張清美的臉,伸出妳的纖指時,我會停留在妳眉梢、唇畔。”
“不想再讓妳爲我流淚,我只是遠方天空飛來的壹片孤羽,天涯海角,飛過那片海,永遠不會停留在妳身邊,因爲漂泊也成爲我的屬命,寂寞和孤寂是我暗夜裏飄逸的衣衫,雖然我的笑容只爲妳挂在冷峭的唇畔。”

“不想再讓妳爲我流淚,人生也注定了我紅顔路上的孤單,金戈鐵馬,烽火三月,我沒有時間回報妳的牽拌,如果有來世,我會牽著妳的手,漂泊天涯,壹起去冰川,爲妳摘下那顆沈睡了萬年的蓮,壹起去沙漠,探秘古老而神秘的樓蘭。”
“真的,不想再讓妳爲我流淚,妳的地盤我會來,我會時時駐足在妳的世界,默默地想,或看看妳那淺淺的笑,是否還挂在妳那淡粉的唇畔,我不會再問妳‘想我了嗎?’,妳也不用眨巴著妳的大眼,促狹地笑著說‘沒有’,那麽我也不會皺著眉頭告訴妳‘我想了,痛撤心扉。’”
窗外,雨在靜靜地下,室內,柔和的燈光暈染著瓶中的插花,我沒有說話,就這麽默默地注視妳的眼神,看著妳的無奈,讀著妳眼裏的獨白,可是,我還是研判不出妳心裏太多的語言,混亂的思慮,讓我無法那麽潇灑地揮揮手,笑笑,說:“今生不見。”
“海!”,當我再擡頭時,妳也要離開。在妳轉身的刹那,伸手,卻無法勾住妳的臂彎,看著妳漸行漸遠、淡淡掩去的背影,我竟然現出了壹臉的風輕雲淡。
我走向窗邊,抱臂,豎立窗前,冰冷的雨滴,伴著臉頰的淚,千山阻隔,苦笑,歎息:也許今生,

妳,走不出我的視線,我,也遠離不了妳的世界。我沒有遊戲人生,可誰又扯斷了思念的那根弦?沈默著,看著妳在這個冬天的雨夜裏,默默地來,又默默地離開,如遠空中那顆孤寒、冷寂的流星,劃過遙遠的天邊,妳可知道,雖然傷感的淚水再壹次掩埋了失落的心扉,可妳還是在那片夢之花海、心之畔。
很想,挽住妳的背影告訴妳,妳的無言,那夜的孤寂,仍然讓我想念當初那輪清淺的月。
看見妳挺直的背影離開,我以爲我會很堅強,會找出許多理由,潇灑、釋然地轉身,笑著,不讓自己心碎,不會蜷縮著身子,在夜的角落裏哭泣。
可是,當想起那些揣著思念,走過的那些蕪華歲月,想起那些或流雲滿天,或雨落花殘後的綠肥紅瘦的日子,凝淚的雙眸仍然定格在那年那個雨季,心,依然賤滿了上天的淚。

冷冷的冬季,滴著雨的夜,流著淚的心,于是,不再想憐惜自己,任由淒風苦雨去蹂躏,蹙眉,壹遍遍地問遊蕩在夜色中的心:值不值得、可不可以隨遠方的那顆星壹起去流離?
“我拿什麽來拯救妳?”
如果老天會垂憐,那麽就拿妳今生的笑容,和妳來世的眼淚,因爲我眸中的眼淚也流幹,不知道妳能否還能看見我心底裏嵌著妳的名字、那汩汩地流淌著的血液?
當下壹個雨季來臨,妳再見我時,也許我和淚的微笑,會燦爛地綻放在那些月夜珊闌的山間,那麽妳又會見到我如初的笑顔……

卻不知道,在不知不覺間,那些記憶的日子也隨風飄遠,心之角落那抹柔軟也顯出了絲絲的素白、蒼涼,盡管隔屏牽著妳的手、凝視妳時的那壹刻的歡顔,以及想起妳時那壹瞬間的笑容仍然飄蕩在寂寞的唇瓣。
爲妳,我留下影子在那片靜靜開放的紫色花海,只想妳來時,看見我安靜的笑顔,才不那麽孤單,讓妳明白,人生寂寞旅途,有我缱绻的陪伴,我不會讓妳孤單地行走在大地的彼端,即使是在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”的雪域高原,我會感念著天地的蒼茫,撷壹抹思念與妳,還會等妳在夕陽滿山,守候妳風塵仆仆的歸來。
我還會把那抹月色永遠爲妳挂在清幽的山邊,讓那抹冬日的暖陽永遠停靠在妳的世界,我會守著季季的芳菲,清越紅塵,管他,今生、來世是否會相依相伴……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